本報訊 7·5公交火災事故發生後,每天都有人用不同的方式為傷員以及他們的家屬送上自己關心和幫助,比如自發趕去獻血。浙江省血液中心在兩天時間里已接到了近百個咨詢電話,為此,這幾天血液中心獻血服務時間延長到晚上10點30分。
  燒傷者需要大量的血液
  尤其是A型O型
  “燒傷患者不像普通手術病人那樣,只需要一次性輸入大量血液,他們每天都要大量的新鮮血液。”浙江省血液中心的工作人員說,由於燒傷不僅僅是局部損傷,而是複雜的全身性病理反應。在燒傷後的病程發展過程中,燒傷患者常表現為貧血、血容量不足、凝血功能內異常等,燒傷後不同階段,根據病情及時輸註相應的血液成分是治療燒傷的關鍵和主要手段之一。
  截至昨天上午10點,浙江省血液中心已持續為燒傷患者供應了7萬多毫升血液,看上去這個數字很大,不過對於傷員們後續治療還遠遠不夠。目前,共有26位燒傷病人需輸血治療,其中A型12名,O型6名,血量最大。
  “就想盡點自己的力”
  血液中心排起長隊
  杭州人的正能量也在這時候展露無遺,血液中心昨天一大早就排起了長隊。
  60歲的洪蓉芳阿姨家住體育場路,一看到報紙上需要血的消息,急忙趕到血液中心獻血。身穿素色花紋襯衣的她身體非常好,“我是土生土長的杭州人,就想盡點自己的力!”
  鄭軍,一位個子高大的小伙子,是杭州啟迪汽車服務公司的老闆。他是在開車上班途中聽到廣播消息趕到血液中心的。小伙子獻了400毫升。“聽說A型血比較缺,我就直接掉頭開過來了。”
  常利斌,出租車司機。早上聽到消息時,他正送客人到機場,回來路上直接掛上“暫停”牌,一路開到血液中心,獻血200毫升。
  辦案刑警組團來獻血:
  除了破案,想再做點什麼
  黃愷是杭州上城刑偵大隊技術中隊的中隊長。沒錯,他這身份,專案組核心成員,屬於沒時間回家,餓了吃盒飯,累了靠一靠的那種。
  從案發開始,黃愷連續39個小時沒睡覺。這39個小時里,黃愷忙著勘查現場,忙著走訪傷員,忙著給前方偵查提供方向。忙到沒時間給家裡打個電話。
  一切都要用物證說話,技術員是最需要理性的,但在這起案件里,黃愷的情感卻有點意外地出現了一個爆發點——他在醫院看到了一個在火災中被燒傷的孩子。孩子在大哭:“我好痛!”
  黃愷走開了,臉上沒有過多的表情。他心裡在想:除了加緊破案,我還能做點什麼嗎?
  他是個實在人,昨天下午,他和9個同事一起趕到了吳山廣場的獻血車上,每人獻了200亳升。
  放火者手裡那隻裝了松香水的塑料桶,是黃愷第一個發現的。“我們有過專業培訓,一到現場,我就覺得這個塑料桶里有文章。”這麼多年技術員乾下來,直覺是有的。
  然後,黃愷和技術員們又提取到了放火者遺留在現場的其它蛛絲馬跡。
  除了破案,他還想做點什麼。
  昨天下午,黃愷得知,傷員太多,急需A型和O型血。於是,他決定去獻血。
  沒想到,身邊好幾個同事也有同樣的想法。於是,黃愷和另外9個同事,都去了吳山廣場的獻血點。下午4點,他們又出現在了專案組裡,每個人的手腕上都貼著一塊創口貼。
  除了黃愷這支隊伍,杭州消防支隊特勤大隊、富陽城管執法局、森馬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等也都組團來獻血。
  到昨天下午5點止,昨天一天時間里就有436人獻血,獻血量13萬餘毫升,另有58人獻了成分血。
  本報通訊員 胡秋月 張銘
  本報記者 胡大可 張苗
  (原標題:自發趕去獻血的熱心人排起長隊)
創作者介紹

溫拿

ph53phduv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